网络空间安全:行业资讯、技术分享、法规研讨、趋势分析……

“游侠安全网”创建了网络安全从业者QQ大群(群号:1255197) ,欢迎各位同仁加入!有其它问题如合作等,请联系站长“网路游侠”,QQ:55984512


李学凌体内植入芯片引热议,“身体黑客”时代来了吗?

2018-10-28 11:20 推荐: 浏览: 36 views 字号:

摘要: 编者按 芯片植入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存在,尤其在西方,关于“量化自我”和“身体黑客”尝试并不鲜见。新技术使得收集和分析个人数据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简单,也有大量新创公司正在努力抓住这个创业机会。 李学凌,纳斯达克上市公司YY的创始人,最近一则朋友圈引起哗然:他...

编者按

芯片植入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存在,尤其在西方,关于“量化自我”和“身体黑客”尝试并不鲜见。新技术使得收集和分析个人数据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简单,也有大量新创公司正在努力抓住这个创业机会。

李学凌,纳斯达克上市公司YY的创始人,最近一则朋友圈引起哗然:他说自己在体内植入了芯片。“相信这是里程碑的一天,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己的身体里植入芯片,以便于更好的了解自己。”

有一种“科幻电影的情节终于发生在现实中”的耸动感?事实上,这并不算是多么前沿的新闻。尤其在西方,关于“量化自我”和“身体黑客”尝试并不鲜见,这可不是什么科幻电影桥段。

人称KK的凯文·凯利,几年前让“量化自我”这个概念在中国传播。在其各种巡讲中KK都提到过这个未来物联网时代的重要趋势。简单说,就是利用技术追踪自己的生活。“量化自我”是一种信息流,比如,实时跟踪血压、心跳、睡眠等数据,并据此形成个性化的医疗和药物等服务。

此外,“量化自我”之后,每个人的“自我”都可以被打上细密的标签,被商家追踪。汤姆克鲁斯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叫《明日边缘》,在电影营造的未来世界,主角走进一家商场,无处不在的探头就会识别出他是谁,有哪些特征和偏好,立即用空中的虚拟显示屏展示推送给他的广告。

对于这种趋势,人们会变得越来越矛盾——一方面,像李学凌这样有强烈的动机想要更多了解自己,从而允许科技的“探针”无孔不入,进入自己的私有领地;另一方面,个人变得越来越透明,也会带来一种无处可藏的恐惧感。

这是一个创业金矿

新技术使得收集和分析个人数据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简单。传感器已经变得足够小、足够便宜了,既可以安置在智能手机中,也可以直接植入人体。

很显然,硅谷和其他地方高科技创业密集的地区,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创业机会。大量新创公司正在推出针对“量化自我”的设备和软件,尤其是在医疗保健领域,以预防疾病、延长寿命和降低医疗成本为主导的创新层出不穷。

例如,Zeo已经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睡眠阶段数据库,揭示了男性和女性在快速眼动睡眠量上的差异。Asthmapolis希望收集成千上万装有肺活量传感器的吸入器的数据,以改善哮喘的管理。Boozerlyzer应用程序的数据被匿名化和汇总,以调查人们对酒精反应的变化。随着越来越多的自动跟踪设备进入市场,大规模数据收集范围大大扩充,使用户能够分析他们自己的数据,并与其他人的读数相对比和结合。

总部位于旧金山Fitbit公司的产品更让人熟知,拇指大小的Fitbit夹在皮带上,使用加速度计和高度计测量活动水平和睡眠模式。你的步行、爬楼梯和燃烧卡路里信息以无线方式上传到网站进行分析。同样位于旧金山的另一家初创公司GreenGoose设计了微型运动传感器,可以连接到日常用品上,每当你使用该用品,就会向基站发送无线信号。例如,传感器可以连接到牙刷、水壶或狗的项圈上,从而测量和跟踪你刷牙、浇花或遛狗的频率。该公司的目标是为日常活动的游戏化建立平台。

大型科技公司也在关注自我跟踪技术,飞利浦、沃达丰和英特尔等大公司都认为健康跟踪行业大有希望。飞利浦发布了一款针对苹果设备的应用,使用内置摄像头测量用户的心率和呼吸频率,并随时间绘制图表。英特尔开发了一款名为移动治疗的应用程序,随机弹出,要求用户记录他们的情绪,并观察一周的变化情况。

感到不安?

提到“为人体植入芯片”,总让人想到这样的场景:手里拿着芯片发射器(或者注射器),将一块小小的薄片“射”到你的皮肤下,这听起来会有点让人不安,但并不能阻挡越来越多的人这样做。人们把那些用芯片植入等技术改造身体的人,称为“人体黑客”。他们甚至会去纹身店、特定的会议乃至“植入派对”上去植入这些设备。

“人体是下一个大平台,人体关联已经是一种现象,芯片植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瑞典生物黑客组织Bionyfiken的创始人汉斯·舍布拉德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他们组织一种叫做“植入派对”的活动,爱好者们参加这样的派对时,会将近场通信(NFC)芯片植入手中。芯片大约有一粒米大小,可以使用射频无线发送和接收数据。舍布拉德曾在墨西哥、法国、希腊、德国、英国、丹麦,甚至美国主办过这样的聚会。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参与这样的“派对”,目的是为员工植入芯片。比利时一家数字营销公司总裁文森特·尼斯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已在多名员工的皮肤下植入芯片,作为进入公司大门和启动电脑的钥匙。“这不是强制性的,而是一个具有娱乐性质的举措,创意来自一位经常忘带员工卡的公司职员。是否侵犯隐私权?就这点,一台苹果手机比一枚芯片要危险10倍,科技让我们的日常生活更为便捷。没必要害怕它,尝试一下就知道了。”植入员工体内的芯片不但可以让他们通过门禁,还可以支付午餐费用、使用复印机并分享联系方式。这样的“便捷”让越来越多的员工接受了这些植入物。

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这样做是没有法律问题的,就像一个简单的“穿孔手术”。但法律因地而异,在美国一些州进行“穿孔手术”则是违法的,个人不能进行植入手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于2004年批准了用于人体植入的RFID标签。根据美国医学协会的说法,虽然这些设备是合法的,但仍有一些安全问题没有解决。比如,该设备的小尺寸会导致它在皮肤下移动,从而使其难以移除。标签还会对诸如除颤器之类的医疗设备造成电磁干扰。

事实上,芯片植入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存在,但随着它的加速发展,我们的世界将被彻底改变。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在办公室、家庭、汽车和公共场所,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包围了我们,我们需要以各种方式与之互动。例如,你的手一挥就可以打开门或智能手机,你也可以使用体内的芯片进行金融交易。最终,植入性产品可能会取代各种外在的智能设备,甚至我们最常用的手机。

“今天所有的可穿戴设备将在五到十年内被植入体内”,这是专家的判断。的确,当你可以把智能手机或智能手表放在指甲盖里的时候,谁还会愿意让它们占用你的一只手呢?

稿源:中欧商业评论

联系站长租广告位!

中国首席信息安全官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