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安全:行业资讯、技术分享、法规研讨、趋势分析……

“游侠安全网”创建了网络安全从业者QQ大群(群号:1255197) ,欢迎各位同仁加入!有其它问题如合作等,请联系站长“网路游侠”,QQ:55984512


赵伟:不想当侠客的上帝不是ICBM

2016-03-11 16:44 推荐: 浏览: 57 views 字号:

摘要: 注:香港马会是于1884年成立的一家私人会所,发展至今已成为亚洲最大、最高级的会员会所之一。香港马会同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速度马竞赛营办机构之一。马会以其一百多年的光辉历史及优秀传统,赢得香港各界的尊崇,并在2003年获评选为香港“超级品牌”总冠军。香港马会对待...

注:香港马会是于1884年成立的一家私人会所,发展至今已成为亚洲最大、最高级的会员会所之一。香港马会同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速度马竞赛营办机构之一。马会以其一百多年的光辉历史及优秀传统,赢得香港各界的尊崇,并在2003年获评选为香港“超级品牌”总冠军。香港马会对待网络安全极为重视且要求严谨,而在数年之前通过全球甄选后最终选择了知道创宇作为其网络安全服务商,就是看中了知道创宇具有领先行业的安全硬实力,多年以来,在知道创宇基于云安全的防御体系服务下,马会从未发生过一起被黑事件,为此知道创宇以及知道创宇CEO赵伟本人也曾多次受到马会正式及非正式致谢。知道创宇CEO赵伟日前接受香港赛马会《庭Harmony》月刊专访,在双方多年愉悦的合作背景下,赵伟兴致勃发,不仅回首以往合作史,更是畅谈了其从事网络安全行业的初衷,以及多年坚持的梦想。以下为马会报道并刊登于最新1-2月马会月刊上的全篇实录,原文标题为《赵伟:不想当侠客的上帝不是ICBM》:

ICBM,是什么?常人看来不过是四个普通字母,可是对一些人而言,这是一个代号,意味着中国互联网安全圈子里的教父级人物,对,在那个与实现世界纵横交融的“赛博世界”里,他们叫他IC。微软曾经笑问“这个代号难道不是‘I can beat Microsoft’的意思么”,而代号的拥有者赵伟却耿直应答——那只是洲际弹道导弹的意思。

想创建一个虚拟世界的“问题儿童”

在网络搜索赵伟,便可以看到这样的履历:他13岁开始玩电脑,编写游戏程序,高中自学网络安全技术,到IT公司兼职,并加入技术尖端的网络小组“绿色兵团”。2003年毕业后,进入北京启明星辰技术研究实验室,从事系统漏洞分析工作,从玩家变成真正的专家。2006年,他又进入美国迈克菲(McAfee)安全实验室,从事Web安全技术的研究。但在外企的这个高薪工作,让他感觉太轻松,他喜欢持续地迎接挑战,2007年,赵伟离开迈克菲,和同伴一起创办了“知道创宇”。


▲知道创宇创始人及CEO 赵伟

如果从宿命论的角度来看,每个人的人生都已写好,从结局逆推便可解答出人们最初不能理解的事情,所谓真正的天才,一定不会是世俗这个博古架上供欣赏品评的花瓶,而是通常被贴牢“问题儿童”的标签,开启不循规蹈矩的一生。

控制欲强,好奇心强,绝对不会循规蹈矩,需要了解所有不知道的事情,赵伟笑言自己从小就是“问题儿童”,很小的时候因为经常提问而令母亲直接买了《十万个为什么》给他,之后他看完了,不,是“背”完了所有版本的《十万个为什么》,“我有仔细数过,不过才几百个为什么,哪有十万个”,他笑着却很认真的说。

赵伟对网络安全的认识是由科幻小说启蒙的。小时候,不爱讲话的他读了几百本科幻小说,刚刚获奖不久的《三体》中提出的很多概念,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曾看过。《安德的游戏》、《死者代言人》等等诸多书籍让他意识到“赛博”空间是未来的主宰力量,让他知道未来的战争是会在网络上进行的,无形的战争是最危险的。“赛博空间不仅是网络空间,也包括人类社会的映射,手机、电脑等科技品已成为人的外脑,人类的外延,《计算中的上帝》曾提出一个超前理念,科技让人类可以自我筛选进化机制而不由自然进化,人们大脑的全部思维都将存在于网络,小说让我意识到未来网络的能量,我觉得自己必须掌握一种安全的能力。”就是这样的缘由令赵伟着迷网络安全并且决定钻研下去。

由于思想意识在同龄人中过于“异类”,赵伟便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大抵“先驱者”总是要孤独的,他喜欢一个人逛书店,找好多计算机书籍,这些书他都是以“背”的方式读的,那个时候,他甚至将DOS系统的两百多个命令也都背了下来,仔细琢磨每个命令的差异,当同学们还在迷恋打游戏的趣味时,他却热衷于帮助同学们破解游戏简单通关,也热衷自己编游戏,自己也做了很多实验性的游戏,“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赵伟这样说。

戴“白帽子”的才是上帝

“黑客”一词源于英文Hacker,有“劈砍”之意,最初是用来形容某些艺术家、科学家能突破现有框架,将一些事情做到极限。在赛博空间里,黑客就像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魔法,躺在床上喝着可乐吃着披萨便能进入这世界上任何一台联网计算机,动动手指就能引出一场大风波,也能成就一个大事件,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能力会令人有上帝视角。

赵伟笑言自己在黑客界,高中时期比现在更有名气,所以当时那种状态下也是会骄傲浮躁一些的,问题儿童也好,天才少年也罢,终究还是走进了社会,但社会规则并不像网络世界那样可以随意创建或摧毁,赵伟便在反叛与顺应的对立之路上重新与自我对话。

再复杂的计算机系统也比人类简单,这是赵伟的结论。大学读了《道德经》后便一直钻研,他令自己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阴阳之中,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就像《道德经》有《道经》和《德经》一样,天地万物是道,社会治理是德,让我彻底明白自己以为深刻钻研破解的只是很微小的部分。”因为此,赵伟又研究佛教,“佛教对人的研究是非常牛的,人类社会也是一种系统,会跑一定流程,有输入输出,有计算规律,佛教说七情六欲、六道轮回,其实,现实中这轮回是每分每秒都在的。”佛教让他找到一种剖析分解自己的方法,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系统,社会则是一个系统联网的网络,黑客的厉害之处是用系统的弱点将系统攻破,而佛教就是要利用人性的弱点来影响人向善,将人从六道轮回中拔出。

刚刚工作的时候,赵伟应美国的一些机构邀请配合追踪一些黑客,这些黑客入侵了某银行,偷了十几万个账户,每个账号都是真金白银,有的单个账号甚至会高达几百万美金,黑客们可以随意进入这些账号,当时这家银行最严重的时候每天丢失五百万美金,如果一个黑客心存恶意,将会有多大的破坏力,“我们一直警告自己,easy money同吸毒一样,不会带来任何成就感。”在他心中,黑客不是贬义词,而是代表了一种技术先驱。且黑客也分黑帽子、白帽子。基于谋利攻击他人的,是黑帽子,用技术保护网络和网民的,是白帽子。赵伟说:“戴白帽子的才是上帝。”

形是黑客,心是侠客

黑客们因为能做到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而有神圣感,会觉得自己是神一样的存在,在互联网不发达的时候,他们只是一种兴趣,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及在整个世界体系特别是在经济领域里有了越来越重要的不可取代的地位,人性中恶的一面便自然产生,窃取信息、制作木马、发放木马、分工细致,已经形成产业链。于是,做“白帽子”的赵伟创办了“知道创宇”,其服务过公安部、最高法、国务院、中国人民银行,香港赛马会等等诸多国内外重要组织与机构,其中一些客户甚至是需要严格保密的。

“如今,但凡是一个生意都会与网络有交集,首先就要过黑客这一关,黑客来自于世界各地,在网络世界里不受地域限制,其攻击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那么就不能有任何弱点与漏洞,我们要投入巨资来搭建出世界一流的网络云安全平台,我们防御的是最顶尖的技术,保护的是最重要的目标。”所以知道创宇是一个极其“烧钱”的公司,因为提供的产品服务的特殊性,纵然有顶尖的技术实力及世界各重要客户的背书,公司依然还处在需要不断大量投入的状态,“开了八年就烧了八年钱,拿着一捧捧的百元纸币去用火烧,大概都没我们烧得快。”纵然如此,他依然初心不改。

因为所做行业的重要性,以及对这些极端危险因素的震慑,赵伟每年都要接到“恐吓信”,不乏来自于一些地下组织,“对,我是一个重要的目标和攻击对象”,他很平静自然的说。实际上赵伟和太太在投资领域做的也非常成功,所投项目几乎百发百中,其实若论财富,无论是以技术实力还是投资眼光,他都可以轻松拥有,成就感也可以随这种做什么什么都成的“人生赢家”模式而来,但他依然坚持甚至于将一腔热爱灌注于知道创宇,“爱因斯坦说,这个世界是危险的,不是因为那些邪恶的人,而是因为那些无动于衷的人。我们作为最专业的网络安全专家,不能无动于衷,我们必须站出来保护人们,保护也是一种至大的成就感,而且我们保护的机构、组织、企业亦都是非常高难度的,在社会体系中非常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在现在及未来的世界里,国家的疆域已经不单纯是地理上的疆域了。”他突然的抬起头,目光炯炯,仿若行走于天地间衣袂飘飘的侠客,这是赵伟的情怀。

以前赵伟会笑谈服务的客户都是最牛的客户,现在他却可以说不是他们的客户的都不是中国最牛的企业,因为他还没有受到攻击或者还没有意识到被攻击,能买得起安全维护也是很“奢侈”的能力。马会是他特别欣赏并合作愉快的客户之一,因其是在世界范围招标,能中标首先意味着技术实力的强大,且马会对自己网络系统的安全有着理性认知与绝对重视,令他非常钦佩。

虽然知道创宇已在很多重大的互联网事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角色,但那颗侠义之心让赵伟觉得还远远不够,“扁鹊说人们说我很厉害,因为治好了濒死之人,但我二哥更出色,病人刚一大病的时候就治好了,但大哥才是最厉害的,在病症未出现前,就已经预测病症并拔出隐患。所以,真正的安全,不是救火队员式的安全,而应是预防式的,这样会将损失降到最低。”他微微抿着嘴角,棱角分明的脸庞坚毅又决绝,“如今,网络安全是与整个人类社会息息相关的,我们希望能做到技术上最强,能够良性发展的,将行业带入正方向。”

“知道”在宗教概念中意为“心中的意识”,“创宇”是赵伟表达“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认知,在“赛博世界”里实现技术、兴趣、梦想的ICBM与走回到凡世红尘中的赵伟,斗争和解,之后顿悟,在无常、无我、皆苦、涅槃中,两个世界,终成一体。

联系站长租广告位!

中国首席信息安全官


关闭


关闭